左左zoey

鹰婕:

<所有草木枯荣的样子>


我爸因为有事突然来到上海。

于是,像身份颠倒一般,

担心他如同担心一个小孩子。


把他的酒店定在我家附近,

临近饭点,告诉他,我们在哪里哪里等。

过了十分钟,问他,你到哪儿了。

他告诉我他的位置,

眼前一黑,他居然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得远远的。


在他生活惯了的地方,

不需要导航,不需要地图,

所有东西烂熟于心。


于是我第一次发现,

我特别害怕他在这样一个偌大的城市走丢。

但是他又爱逞强,

问他,要么你别动,我过去找你?

他又说不需要,他可以自己走过来。


在瑟瑟寒风里直哆嗦,

伸长了脖子张望那个他应该出现的方向。

好远好远,

隐约看到一个穿黑色大衣的男人。

凭着模糊的走路姿势,

我就知道那是我爸。

于是松了口气,他总算是找回来了。

转念一想还有些感动,

在那么那么远的距离开外,

仅凭模糊的走路样子就能认出这个人。

这样刻在自己认知系统里的人,

这辈子大概也不会有几个。


把所有带辣的,生冷的菜排除在外,

只能带他吃上海的本帮菜,还有香港茶餐厅。

菜总是点多了,因为怕他吃不饱。


走很多路,带他去看外滩。

好多年前来过上海的他感慨着这里的变化。

他像个兴奋的小孩,

拿起手机拍拍这里,拍拍那里。


一路上聊东聊西,

有他儿时的乡村生活,

也有现时的打算。

我说了一些从未对他说过的话,

在吃饭的时候像跟朋友交谈那样,轻轻说出。


其实那些话压在心里却一直是沉甸甸的啊。


我喜欢这里,

喜欢这座城市,

喜欢这里所有草木枯荣的样子。

不知道来日会如何,

但现时是想要留在这里的。


不愿意按照你们的意愿生活。

不愿意因为你们太过传统的想法与期盼,

扭曲我本该有的生活。


我按照我自己的意愿生活,

有存在感,有归属感,

觉得未来有很多可能性,

而正因为这样未知的可能性,

让我觉得人生十分有趣。


我不愿意再按照以前你们那一辈的生活方式来过活。

我需要感受不同的新鲜事物,

攫取自己喜欢的事情乐此不疲。

我需要看到此地彼方的高山与大海,

一生都不肯停歇。


如果可以化逼迫为尝试理解与接纳,

那该多好。


你不懂一个人生活的状态与心态有多重要。

我听过太多“生活一成不变”

与“感觉自己死了一块”的论调,

能说出“我喜欢这里所有草木枯荣的样子”的人有多少?


只有一颗心鲜活得闪闪发亮,

才能一直对途径的事情都保持敏锐的感受力。


我说,

你看,这里一整树一整树的花都开了。

他说,

哦,是啊,是好美。


weibo: 鹰婕

公众号: to-the-wonder

评论
热度(203)
  1. 糖拌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同样的感受,看得我眼泪哗哗的。看着父亲从黑发到白发,从健壮开朗能吃能干到步履蹒跚半身不遂,我所能做的
  2. 浅浅的活着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左左zoey | Powered by LOFTER